3Glasses X1

Facebook 2021年AR/VR规划:非AR的智能眼镜、VR办公/社交/健身

3-5年后或许能够实现早期形态的神经输入

零酱 2021年01月15日 来源:映维网

对许多人来说,2020年可以说是完全虚拟化的一年,人们似乎已经开始接受诸如虚拟现实头显和远程聊天屏幕(包括Facebook Portal)等原本非常科幻的概念。在很大程度上,Facebook的产品阵容最终成为我们当前时代的先驱预言。

VR,vr设备,vr虚拟现实

在2020年秋季,Facebook发售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Quest 2。所以来到2021年,Facebook接下来的计划又是什么呢?这家公司计划在今年亮相与眼镜厂商Luxottica合作开发的首先智能眼镜。但它们不会是你期待的现实塑造型眼镜。

同时,这家公司在2020年强制要求VR用户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设备令众多消费者(和开发者)感到沮丧。Facebook并不打算改变这一点,但你的Facebook身份呈现方式可能会变得更加灵活。Quest很快就会支持多账户。但是,用户会在多大程度上相信Facebook是自己的虚拟世界的代理人呢?

Facebook Reality Labs是负责Facebook所有VR和AR项目的事业群,其负责人安德鲁·博兹沃思(Andrew Bosworth)日前接受了CNET的采访,并探讨了公司在2021年的任务,接下来的计划,以及对神经输入组件出现时间的预测等等。

VR,vr设备,vr虚拟现实

图源:Scott Stein/CNET

1. 今年会推智能眼镜,但它们不是AR

尽管Facebook正在筹划一款能够在现实世界叠加虚拟对象的增强现实眼镜,但它们目前尚未成熟。同时,Facebook正与Luxottica旗下的雷朋品牌合作,于2021年发布首款智能眼镜。

博斯沃思在谈到这种眼镜时表示:“我们不把它们称为增强现实眼镜,我们对于这一点非常注意。当你能够把数字对象叠加到这个世界时,这就是真实的增强现实。但它们不是增强现实眼镜。然而,它们能够实现很多我们认为最终对增强现实眼镜至关重要的概念。它包含人们以前见过,但从未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过的所有组件。我对于透露这款设备的功能集非常谨慎,你应该可以看出来。这是有意为之,我不会具体回答它有什么功能。但我要说的是,从我们的智能眼镜开始,我们对AR关注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帮助你实现进一步的具现感。”

VR,vr设备,vr虚拟现实

图源:Queenie Wong/CNET

博斯沃思认为通知用例不是关键,并表示眼镜可以帮助你保持联结,这样你就不会在摸索手机时错过重要的瞬间。这与谷歌眼镜和Snapchat Spectacles在过去十年中的主张类似。他说道:“我得说的是,信息通知功能并没有太大地吸引我。我对其他用例更感兴趣。我使用手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?如果我拥有一台非常优秀的设备,或许我不必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”

博斯沃思不愿确认这种眼镜是否会搭载显示器,但他指出第一个版本旨在为公司验证一个新的想法。所以,一开始的功能可能会更为有限。

这位高管说道:“我想它们将能帮助大家保持联系,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和别人失去联系。并且能够提供各种帮助。事实上,我们能够与(Luxottica)在一个关键的形状参数方面合作,让人们可以接受这一点并穿戴在眼前,用以表征自己,这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。”

2. Facebook不会放弃以Facebook账号登录VR世界的策略

在2020年,Oculus VR平台最具争议的改动之一是强制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。当问及这一策略是否会改变时,博斯沃思强调说不会,但Facebook账户工具集的灵活性可能会有所不同。他说道:“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VR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。你依然可以成为蝙蝠侠,我们想让你成为布鲁斯·韦恩。”尽管用户是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VR,但用户在VR世界呈现的方式可以更为自由。博斯沃思认为,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VR是建立更好的工具集所迈出的一步。

“我希望我们拥有世界最强大、最优秀的隐私基础,亦即Facebook。我希望我们带领我们的工程师做一件他们唯一能做的事,亦即推动VR发展。这就意味着我必须重新赢得一度令其感到不适的消费者的信任。我相信我们能胜任这项任务。他解释说,下一步的计划很可能是向VR开放更多的Facebook应用程序。“Facebook正在推进完整的应用家族账户管理。所以对我们来说,我想支持Workplace帐户。我想支持Facebook帐户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想支持整个Facebook账户系列。”

博斯沃思依然认为,通过使用Facebook账号登录VR,这可以提高对虚拟角色的支持,甚至可能会将这种支持传递到Facebook的其他方面。

他指出:“在Facebook,你会拥有一个个人身份,这允许我们做很多非常好的事情…..例如确保我们能够对抗霸凌,建立一个安全健康的社区。但对于如何展现自己,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。我认为,我们给予用户大量角色控制权的做法将对公司的其他部门产生影响。”

博斯沃思同时坦诚,多账号支持早就应该实现:“共享设备的帐户管理非常重要。我认为我们早应予以实现,而我们正在着手为它制定更好的解决方案。”

3. Quest 2的下一步将纳入工作应用

2020年有更多的家庭拥有了Oculus Quest,而博斯沃思相信这款头显的应用不仅局限于游戏。但就目前而言,大多数Quest应用都是以游戏娱乐为主。

Facebook在2020年承诺提供一个名为Infinite Office的工作环境。博斯沃思表示,这个项目正在积极推进中:“我每周都会举行虚拟现实会议,测试我们的Infinite Office产品套件。尽管现在时间尚早,但它正在到来。它是仅次于一起在办公室工作的最佳选择。”博斯沃思同时发现,它能够与Facebook Portal结合:使用Portal进行视频会话;虚拟现实则用于大型协作。然后,这两者或许能够交织在一起。

在谈到计划中的软件时,博斯沃思说道:“我们希望从人们可以使用并且对大家都有用的简单组件开始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果它们能够进一步扩展,是的,它们一定会扩展,你会希望自己不仅是用它来参加会议。”

Quest 2的Infinite Office空间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用于添加键盘支持和虚拟显示屏的内置方式。目前尚不清楚Facebook将会添加什么内容,或者具体的发布时间。

博斯沃思说道:“我希望它能更先进一些,因为很明显,我很喜欢使用它。我确实觉得自己活在未来,这是一次有趣的经历,我很想与更多的人分享。”

他承认,专注于工作场所面临着额外的挑战。“有很多事情你必须要做对。突然间,你在一个办公室环境中,你应该如何表现,你又如何与其他人相处。如果大家要依赖它,你必须实现一个非常高的可靠性水平。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关注点。”

VR,vr设备,vr虚拟现实

图源:Facebook

4. Facebook的VR社交应用Horizon尚未准备好向大家开放

Facebook的VR社交中心Horizon于2020年进行封闭内测阶段,但现在依然尚未对公众开放。

他在谈及Horizon时说道:“我们发现创作者工具非常强大。它们非常棒。技术平台真的很好。”但博斯沃思同时指出,应用内体验尚准备妥当。

他以保龄球为例。球馆已经建好,“但我们得把竖瓶造出来。我们得修好球道,这样人们才能开始玩。我想我们已经把所有基础的技术工作都准备好了。Horizon需要符合这样的愿景:即真正适合每个人。”

5. Oculus Quest健身工具正在不断增长

用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多地将Quest 2作为健身设备,而Oculus现在提供了一个名为Move的全系统健身跟踪工具。博斯沃思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,特别是对于《Supernatural》等订阅式健身应用:“有相当多真正优秀的开发者为不同的用户提供了不同的健身计划。我们想支持他们,我们同时在考虑他们使用的订阅模式。我们如何才能让这种营收模式更好地为他们服务呢?”。

这表明Oculus可能会开始接入现有的健康平台。他解释道:”我们最近在Twitter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,以及确保手机端的Oculus app能够将Move数据导入苹果Health。

VR,vr设备,vr虚拟现实

图源:Scott Stein/CNET

6. 神经输入:今年不行(但或许3-5年后)

最后,博斯沃思谈到Facebook在神经接口方面的进展。Facebook在2019年收购了神经技术公司CTRL Labs,其研发的脉冲感应臂带能够结合或取代手部追踪。

他指出:“我想我们会比人们预期更快实现早期形态的低比特率神经接口。”当问及是否2021年就能实现时,博斯沃思强调:“‘比人们预期更快’,更多是指几年后。”

“3-5年后,是的,你会开始看到它的早期形态。它们可能会有点复杂繁杂。”博斯沃思预测道,”我认为在5到10年后,你会看到一些非常强大的形态,而它们将真正开始改变一切。”

博斯沃思认为神经输入和AR存在大量的可能性,但他同时坦诚,“一开始,这更多会是噱头和为现有范式服务。然后它会更加深刻,但它依然会为现有的范式服务…例如,使用神经接口操作你所熟悉的键盘或触控屏。最后,我们将来到一个非常酷炫的地方,也许是20年后……在这里,你将能够通过意念完成一个目标。当人工智能和神经接口结合在一起的时候….天呐,我感到非常兴奋。”

当然,他指出AR依然需要大量的团队来完成大量的工作。有报道称博斯沃思目前正在负责6000人的AR/VR团队,他表示:“有一份关于我的团队的规模的报告。关于那份报告,我既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。我只是觉得人们不明白,作为一个行业这有多难。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难对付的挑战了。就像回到施乐帕克研究中心的年代,就像回到贝尔实验室的年代。这就是AR所面临的挑战量级。”

相关推荐

用户评论

Nolo X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