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推荐>专访HTC VIVE ORIGINALS刘思铭:种下华语VR电影的种子

专访HTC VIVE ORIGINALS刘思铭:种下华语VR电影的种子

2019-04-17 12:00:45 来源:87870作者:来福特别瘦
阅读 8392 评论 0

2019年注定是中国科幻电影史上最值得纪念的一年,《流浪地球》的出现,如同一颗深水炸弹,爆破了被封闭已久的世界,为中国科幻电影照亮了道路。有人说,它也是中国工业电影的成人礼。

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,我们观看了堪称VR电影界“深水炸弹”的《家在兰若寺》,采访了HTC VIVE ORIGINALS总经理、《家在兰若寺》监制刘思铭,与他探讨了《家在兰若寺》的拍摄故事、VR电影的未来发展等问题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如何解决拍摄的三个难点?

《家在兰若寺》由获得过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、台湾电影金马奖等奖项的台湾导演蔡明亮执导,由蔡导的御用男主角李康生担任男主角、HTC内容部门VIVE ORIGINALS总经理刘思铭担任监制。至少从制作和演出水平上来看,《家在兰若寺》已算是文艺片届的翘楚,但这还不是全部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让《家在兰若寺》广受关注的另外一个理由是,它是第一部华语VR电影。

87870过去有关于VR影视的文章中,我们大多数时间在谈论纪录片、动画、商业宣传片,对于VR电影鲜有涉及。《家在兰若寺》的出现引发了所有人足够的好奇。

首先就是有关于拍摄,众所周知,VR摄影是由一台多镜头相机拍摄完成的,而且还需要后期将每一个镜头拍摄到的画面进行拼接组合,才最终形成全景画面。刘思铭说,这样的方式让他们面临着三个比较困难的问题:

首先是全景相机的鱼眼镜头会让画面会产生严重的畸变,特别是在被摄主体是人的时候,人有时像侏儒、有时像巨人;

其次是由于是后期拼接,所以导演无法看到实时画面,拍摄效果是未知;

最后就是如何在全景中吸引观众关注“在讲故事的画面”而不是其他无意义画面。

但长达两年的拍摄和剪辑过程,让HTC VIVE ORIGINALS探索出了VR电影的解决之道。

在解决镜头畸变方面,蔡明亮和刘思铭做了许多努力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(过去拍摄中,我们使用鱼眼镜头,画面畸变)

“在看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在想场景该如何搭建,看三面向图想摄影机的位置。如果摄影机架错,角度不对的话,就会看到一堆巨人在演戏,太远了又看起来像一堆霍比特人在演戏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调度了很多专业的摄影师在找机位。”

“一遍遍去尝试,从看剧本起,就开始寻找最好的角度。”刘思铭说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“而且这还涉及到后期的缝合,所以对摄影机的选择也很重要,要拍摄出来的画面足够有电影感,有美感才可以。”

而《家在兰若寺》选择的全景摄影设备是Jaunt全景相机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在拍摄过程中,他们还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拍摄现场必须要保证没有人,不然要花很大的精力做后期。没有人就代表导演无法掌控现场的情况。但蔡明亮很坚持,他本人必须在现场。

“蔡导是他坚持要在现场,其他人都得撤。”

在其他的采访中,蔡明亮也表示:“我就要求我在那个戏里面,在场景里面看演员表演,我每场戏都看,哪怕最难的位置我都要看,我都要躲在一个地方看演员是怎么样演出。”这让他感觉“回到了最早拍35厘米的没有监控器的年代”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(左:蔡明亮 右:李康生)

关于如何吸引观众的注意,或者说在话语权是归导演还是归观众这件事情上,刘思铭的态度很开放。

他说:“我觉得这是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‘喜’的是目前愿意主动接触VR的群体以年轻人、知识分子为主,至少目前看起来是文化水平偏高的。这个群体有一个特点,比较有冒险精神。他会主动去探索,对于看不懂的电影也一样,一次看不懂就看两次,这其实是个好事。”

在《家在兰若寺》之后,HTC VIVE ORIGINALS还找了其他五名导演拍摄新的影片。

“在这个拍摄过程中,你会发现,有的导演喜欢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而有的则是完全开放给观众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对于像VR这样更新的叙事手法,我认为那是开放性的讨论,现在可以尽量大鸣大放,尽量发散。”

VR影片导演需要具备3个特质

在采访中,刘思铭给我们讲了一个非常“蔡明亮”的故事。

《家在兰若寺》讲的是养病青年“小康”和三个女“人”的故事,其中有一场戏就是小康和一直养着的鱼成人后的激情戏。这一幕发生在小康家中窗边的塑料巨型浴缸里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“在拍那场戏的时候,我们预计拍一场雨戏,但是连续几天都是艳阳天。当时我们都打算放弃了,都想好后期怎么做特效了。”

但让刘思铭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有一天刚开始拍的时候,天降大雨,而且越来越大,以倾盆之势袭来。

“所以你看的时候会觉得水快要淹到脚踝。水跟整个摄影灯光,与塑胶浴缸产生出交错的投影,形成一种诡异的美感。跟随着雨水的速度和节奏,观察浴缸中人影纠缠的线条,那是非常美的。可以说雨水、大自然本身也加入了我们的创作。”刘思铭说到这里,很开心。

他觉得,如果是CG动画模拟,不会有这么好的感觉,真的东西和假的东西是有区别的。

“而且还省下了一大笔预算。”刘思铭打趣道。

这场激情戏的设置,对环境和天气的需求,处处彰显着蔡明亮强烈的个人风格,他一贯善用缠绵的线条,也喜欢营造潮湿、黏腻的环境氛围,把悲哀或欢愉物质化,透过屏幕传递,呈现着一股触犯禁忌的快感和力量。他太特别,一眼既知他是蔡明亮。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对于艺术来说,他是不二的选择。但是对于一个新兴的产业,选择他,显得就有些过于冒险或边缘化。

但刘思铭之所以选择蔡明亮,也有他的考量,他认为在对艺术家的挑选上,要具备几个特质。

第一个特质是艺术家对于媒介的转换必须要有非常主动的探索,而且还要敏感。

“艺术家很奇怪,比如说有人喜欢在之上作画,你要他去做陶器瓷器,他就不太愿意,他比较会执着在同一个媒介上创作。这种艺术家这种你要叫他做VR基本不现实,因为他不想要转换创作媒介。转换创作媒介是需要勇气和探索的,这跟在地球上种土豆,再到火星上种土豆是两回事。所以我觉得首先要艺术家本身对于这件事情有渴望,还要勇敢。”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“第二个是艺术家本身的创作倾向。”

刘思铭举例说,有一些艺术家本身的创作倾向与VR就非常契合,而且有独特性,在VR中就有在传统媒介上无法替代的优势,而不只是从传统搬运到VR而已。

此外,刘思铭还认为,选择的艺术家一定要有足够的团队协作精神。

“就是由我们帮助他完成整个技术部分的配置。其实有的导演不愿意,或者制片团队不愿意,这样我们也不方便合作,因为传统的拍摄理念在VR里拍出来,规格各方面会有差别。”

“只要符合这三件事,其他的就只要做好初步计划,后面的故事啊、拍摄啊这些落实方面反倒不是大问题。”他说。

华语VR电影的种子

拍一部将近1小时的VR文艺电影,困难不少,但收获更多。对于刘思铭来说,最大的收获就是拥有了一套完整的拍摄模式。

“你说有什么困难?其实每一点都很困难。但是做完了这件事情以后,尤其是我们再把4K变成8K以后,我的团队成熟了,我们掌握了这样的拍摄技术。无论是不是商业片,至少我们完成了一套模式的探索,这个模式是可以使用在任何VR电影上的。假如你今天你要拍片,你提出一个故事,我就可以告诉你这件事要怎么做,它才会被实现。”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(现场观影)

这样的观点和吴京有些不谋而合。在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大获成功后,吴京在采访中说:“像这种科幻电影,如果我们不拍,就没人拍了。有人说,吴京你不怕拍坏了把你毁了吗?我说我不怕,即使拍烂了,也比没人拍强。其实,我们已经成功了,因为有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。未来,这7000人就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种子。”

而《家在兰若寺》就是华语VR电影的种子。

从0到1,再开出漫山遍野的花

基于一系列标准和理念,HTC VIVE ORIGINALS已经稳定开启了下面的拍摄计划。

刘思铭说:“我们现在都一直在做动画的部分,今年会继续把动画做完。比如《Gloomy Eyes》,现在呈现的是第一部,后面还会有第二部和第三部,今年都会完成。”

VR,全景拍摄,全景视频,vr电影

“另外HTC VIVE ORIGINALS还与一个法国艺术家合作,另一部动画已经开始进入角色设定和原画绘制部分。”

这样按部就班的推进非常符合刘思铭对于VR电影发展的想法。

“任何事都得从0开始,从0到1,再到2,到3。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在做100万到1000万的事情,连朋友圈的朋友都是从1个开始慢慢变多的。所以在我看来,我们目前所做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。”

“有人去探索,种下一颗种子。过了五年,十年之后再看,行业里面,优秀的内容就慢慢会冒尖。从一朵花,慢慢开到很多,最后才会漫山遍野。”

87870原创文章,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,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!


如果您也认同,打赏支持下作者吧
打赏
0人打赏
来福特别瘦
来福特别瘦
很少笑吃全麦的面包
选择支付金额
1元 2元 5元
选择支付方式
金币 微信 支付宝
打赏成功
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
87870微信公众号

我有话说:

最新评论